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“妈妈,儿子带您去扶贫!”

2019-11-27 17:00  来源:重庆长安网  责任编辑:安羽
字号  分享至:

黄宇峰和返乡创业的村民杨建峰交流

黄宇锋与浩口村村主任李宗勤一起走访农户

黄宇锋给黄妈妈讲述自己的工作情况

凌晨三点,黄宇锋突然醒来,没听见熟悉的鼾声,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他赶忙跑到母亲床前,迅速摇醒她,直到确保母亲呼吸顺畅,他才放下心来。

黄妈妈患有严重的冠心病、高血压和间歇性呼吸道疾病,稍不注意就会发生窒息,危及生命,需要有人长期陪伴在身边。

这是武隆区浩口乡浩口村驻村工作队队长、第一书记黄宇锋日常场景之一。他在重庆主城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巴南区交巡警支队综合大队副大队长。

东北小伙为何要带着妈妈去武隆扶贫?

黑龙江小伙黄宇锋在2010年获得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后,进入重庆公安系统工作。今年初,表现优秀的他被选中,成为市政法系统对口扶贫工作队的一员。

在急难险重任务面前一向积极主动的黄宇锋这时却犹豫了——他的顾虑来源于体弱多病的母亲。

黄妈妈今年65岁,一辈子吃了不少的苦,年轻时经历过上山下乡、下岗再就业,在宇锋14岁的时候,她的丈夫也因病离世了。

一连串的打击没能击垮这位坚强的母亲,她不仅独自一人将儿子培养出来,还通过自己的奋斗,一步步成为一家600多人的国企的领导,直到光荣退休。

母亲退休后,为了方便照顾,黄宇锋把患有心脏病的她从黑龙江接到了重庆。

基层民警的休息时间本来就不多,在工作时兼顾妈妈已经很吃力了,如果再下乡扶贫,把母亲一个人丢在人生地不熟的主城,要是出个什么差池,该如何是好?

然而,有着30多年党龄的黄妈妈丝毫没有让儿子借口退缩的念头。知道了儿子这个顾虑之后,她和黄宇锋一起做了个重要的决定:陪黄宇锋到脱贫攻坚的第一线去。

妈妈教他换位思考换来贫困户的进取心

一个帮助

来到浩口村后,黄宇锋每天用带着些许东北口音的重庆话与农户拉家常。三个月后,村里78户建卡贫困家庭几乎都认识了他。

说起手头上农村工作,从小在城市长大、从未与农村有过交集的黄宇锋用了一个词:穿越。

木板床、瓦片房、简陋的卫生条件……如此“原生态”的环境,让黄宇锋有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儿子的压力在不经意间传导到了妈妈这里,苦过来的人最容易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,黄妈妈让黄宇锋把自己带入农户的身份去想问题,问题就想得通了。

“为什么他有我没有?”这是村民们日常问黄宇锋最多的问题。

自幼患有小儿麻痹症的贫困户田茂成,爱人也有智力障碍,两个孩子正在读书,无固定经济收入,他对生活前景比较悲观,产生了等靠要的思想。

黄宇锋来到浩口村后,主动对口帮扶,帮助田茂成家中3口人申报低保,使得这个困难家庭每月有了1200元的基本生活保障。

今年7月,田茂成染上了肺结核,黄宇锋联系医院安排住院,协调帮扶政策报销90%医药费,还联系爱心人士为他捐款捐物。

慢慢地,一天一个电话要钱要物的田茂成,变成了一天一个电话“找活路做”的田茂成。

“藏”着妈妈进村却成了村民的榜样

一个意外

今年3月,母子俩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在浩口乡场上与他人合租了一间民房,算暂时安顿下来。

然而,现实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。浩口村位于武陵山区,比主城平均温度要低10摄氏度左右,心脏病人对于气温的敏感要高于正常人。冬天习惯于东北暖气房间的黄妈妈,要在房间里放两台烤火炉才能抵得住风寒。

最要命的还是寂寞,黄妈妈每天大多数时间只能待在房间里。农村群众工作有很多特殊性,白天村民在外干活,黄宇锋的大多数走访工作只能在晚上进行。因此,虽然和母亲住的地方只有短短的10分钟行走路程,但他陪伴母亲的时间并不多。于是,房间那只叽喳乱叫的小鹦鹉,大多数时候就成了黄宇锋的替代品。

即便如此,黄妈妈一开始到浩口村时,不愿让村民知道她是跟儿子一起来的,每次路过村口,都刻意不在村里下车。她担心,村民们误会黄宇锋来农村还要带着妈妈来照顾他,把他当成“妈宝男”。

令黄妈妈没有想到的是,村民们陆陆续续得知黄宇锋带着生病的母亲来到乡下扶贫的情况后,不仅没有指指点点,反而纷纷竖起大拇指,特别是村里的老年人,更是把他当成教育晚辈的榜样。

“黄书记带着生病的母亲来到乡下扶贫,就是一种孝道。农村的人口结构中,老年人占了很大一部分。有了这份孝道,村里的老年人就有了自然的亲近感,思想也好疏通了,工作也好做了。”浩口村村主任李宗勤用榜样的力量来解读黄宇锋的群众工作成绩。

“他是我们的经纪人还怕脱不了贫吗?”

一个身份

农村脱贫的重要方式之一是产业扶贫,村里的集体经济发展就是黄宇锋的工作重点之一,为此,他通过“朋友圈”打开销路,还收获了村民们送给他的一个新身份:经纪人。

浩口村党支部书记李忠明一直头疼的村里集体经济产业——2.5吨高山冷水鱼的销路问题。黄宇锋就借带妈妈回城检查身体的机会,跑了8家超市和一些机关食堂,终于为这些高山冷水鱼找到了下家。

今年5月26日,黄宇锋邀请了主城爱心人士来到浩口村进行爱心互动,这一天,村里的贫困学生户子女共收到了60000元的助学资金。

说起黄宇锋的能耐,浩口村驻村工作队副队长瞿雪松赞不绝口,认为他不仅带来了爱心捐助,还利用自己法学专业的关系,促成了重庆星空律师事务所与浩口村结成党建对子,村里和村民都可以获得免费的法律服务。

“我们的大山里有不少沉睡的‘宝贝’,但缺乏能帮我们卖出去的经纪人,黄书记就是这样一个人。”走过南闯过北、返乡创业的村民杨建峰这样评价黄宇锋。

“黄书记的朋友圈里,长期是我们村里的土特产。农村这样的干部多了,还怕脱不了贫吗?”说这句话时,杨建峰话音提高了几度。

记者手记越真实越感人

多年以后,采访组成员一定不会忘记,在深秋的武陵山区,在局促的合租房里,一对东北母子,用他们最真实的生活,带给过我们的感动。

真实,是年初领导找黄宇锋谈话时,他心里的纠结。这位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的研究生说,毕业后,他的想法是把妈妈接到身边来享福的,毕竟过去二十多年,一直是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。没想到,母亲才刚刚适应了重庆主城的生活,又要跟着他到贫困山区吃苦。

真实,是黄妈妈谈到儿子个人问题时,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激动表现。她说,自己结婚就比较晚,儿子现在37岁还没结婚,“我们这家人快跟亲戚们差出一辈儿去了!”接着一个劲长吁短叹:“着急啊,我现在就是着急这事儿啊,我能不急吗?”黄宇锋几次暗示,都没能止住黄妈妈倒出一腔苦水。

儿子为妈妈的身体而忧,妈妈为儿子的终身大事而愁,这就是真实的母子关系。同时,他们不仅仅是母子,还是两代党员。黄宇锋已有15年党龄,而黄妈妈的党龄比他还多一倍。

所以,黄宇锋心中虽有万般纠结,但从未埋怨过半句,提到扶贫任务,他总是目光坚毅地说:“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,对我能力的肯定。”

所以,谈到儿子因为扶贫而推迟了婚期,黄妈妈也总是说:“到农村好,他们这代人生活过得太好了,让他吃点儿苦,多帮帮贫困农民,是对的!”

纵有各自不同的牵挂,但面对脱贫攻坚的举国大计时,母子俩的想法竟是惊人的一致。这就是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中,无数第一书记和他们家人的真实写照。

采访结束,夜已深,武隆的盘山路上,只有采访车的灯光若隐若现。这光虽弱,却照亮了我们回城的路,就如同,一个第一书记的力量虽小,但千百万个第一书记和他们的家人,正共同照亮着中华民族的脱贫之路。

相关报道

全部抵达武汉!解放军三支医疗队450人已到

经中央军委批准,解放军派出3支医疗队共450人24日晚分别从上海、重庆、西安三地乘坐军机出发,于当晚23:44点全部抵达武汉机场

以黑护商,以商养黑!这个22人的涉黑"公司"倒闭...

现年60岁的“黑老大”洪建国,发迹于20世纪90年代,面对不断膨胀的权钱欲望,他迷失了自我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新春走基层│80后民警“不务正业” 帮山里老人...

见证普通民警与两位老人之间的动人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