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社区干部转型当起了刑警:既要破大案,也要破老百姓关心的小案子

2020-01-09 11:19  来源:周到上海  责任编辑:高杨清
字号  分享至:

深夜,上海闵行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的办公室内,几块亮着的电脑屏幕前,反侵财二队探长徐超群坐在椅子上,留着一头很久没剪的寸头,身体微微前倾,目不转睛地查看着办案资料。

从社区干部转型成为刑警后,徐超群不再像以往那样频繁地与居民面对面交流,而是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的安全。

“车子被盗了,钱包被人偷了,这种案子虽然很小,但对老百姓的影响却非常直接。”对于影响老百姓安全感的街面侵财类案件,徐超群一直坚持重拳打击。在他看来,作为刑警,既要破大案,也要破老百姓关心的小案子,只有老百姓能够感受到安全感,才是令人感觉最有成就感的事。

只有不厌其烦才能抽丝剥茧

2019年下半年,由于闵行区浦江镇农宅林立,小路错综复杂,外加与浦东、奉贤两区交界,导致地区案件频发。

9月,浦江镇再度发生一起盗三车案件,当地农宅众多,人员出入频繁,要找出“幕后黑手”,难度非常大。

如何寻找突破口?根据经验,徐超群挑选了案发区域周边两个可封闭的进出口,结合被盗车辆特征以及案发时段,开始动脑筋。

据被害人回忆,车辆是前一晚8点停在停车棚里的,第二天早上8点发现被盗,虽然案发时间的区间看似只有12小时,但对于民警而言,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却远不止12小时。

发现可疑车辆之后,要判断骑车人是不是从进口进入的。如果是走进来,但是不久骑了一辆车出去,那么可以作为嫌疑对象。”

徐超群一直坚持“遇案必到现场”,因为到现场之后能形成一个立体概念,比如找到必经的进出口。一些公共场所的视频,也为破案提供了必要的协助。

“只有不厌其烦,才能最终抽丝剥茧。”徐超群说,很多时候为了一个案子,整个探组的同事常常要熬四五十个小时。

担心暴露只能夜间侦查

团伙案件一直是刑侦工作的重点,为了实现全方位链条式打击,出差成了刑警的必修课。

前几年,街面流行一种假借倒卖苹果手机,然后用模型机调包的诈骗手段。2018年,为了捣毁一个屡次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,徐超群和同事一行7人出差前往安徽。为期一周的出差,目标是4名犯罪嫌疑人,然而一进入目标所在的自然村,种种困难扑面而来。

当地开沪牌进去,村民一看就对你起疑,白天贸然进村,嫌疑人可能就直接跑了。”

不得已,徐超群等人只能在夜间进村侦查,但许多房屋根本没有门牌号,部分地区车辆无法进入,侦查条件十分恶劣。

经过多天排摸,抓捕的日子终于到来,从夜间10点到凌晨4点,历时6个多小时,徐超群和同事们最终抓获多名嫌疑人。

“其中,一个对象被抓捕前打出去40多个电话,都是求助的。”徐超群说,这名嫌疑人当时并不知道,他的同伙当时均已落网。

此外,徐超群还曾参与了队内组织开展的多个团伙打击工作,先后参与打击了贵州、辽宁、广西等地的多个盗窃团伙。正是他带领探组成员一次次加班加点,分析案情,梳理对象关系人信息,才有远方传来的一次次捷报。

社区经验让办案“精确制导”

今年33岁的徐超群,从警却只有6年,在加入警察队伍前,他曾短暂从事过社区工作。虽然如今成为了一名刑警而非社区民警,但社区工作的经历却让他在办案时更能“精确制导”。

盗窃案的嫌疑人有不少藏身小区,抓捕时一旦需要深入小区时,曾在社区扎根过一段时间的徐超群总能第一时间“找对人”。

一个社区民警要管很大一片地方,有时候很难帮你精确定位到某一个人的住所,相比之下找楼组长更加有的放矢。小区保洁人员也可能更了解重要线索。”

徐超群说,在居委会工作时,他一直被要求处理问题能走捷径就要走捷径。而到了办案时,这个原则同样适用,为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锁定嫌疑人的位置,徐超群总是能通过一些小细节找到线索。

“比如有没有生活垃圾产生,电表读数走不走,门缝的传单有没有被拿走。”这些不起眼的细节中,都传递着房间有没有住人,住了多少人等信息。

虽然不像从事社区工作时那样频繁与居民面对面交流,但徐超群却对居民们充满感情。对于影响老百姓安全感的街面侵财类案件,他一直重拳打击。刚刚过去的2019年,徐超群带领探组成员累计抓获对象30余名,破案70余起。

“车子被盗了,钱包被人偷了,这种案子虽然很小,但对老百姓的影响却非常直接。”徐超群说,也许警方费尽心力破了个案子,在数据表中的呈现只是破案数“+1”,但只要老百姓能够感受到安全感,就是让他们最有成就感的事。

相关报道

雷神山医院院长:疫情的拐点已经来到,我很有...

每天3分钟,速览全国法治新闻

为了守护国际旅游岛的未来,检察机关这么拼

遥控、起飞、选取地点、抓拍……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非常时刻,监狱警察那些走心的凡人金句

“我将失联,28天……”